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凝心结硕果——公司曹妃甸港区扩能改建工程施工纪实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邬斌 时间:2015-11-17 14:15:52 人气:1244

——三公司曹妃甸港区扩能改建工程施工纪实

邬 斌

秋意正浓,空旷陆地上,来自渤海湾的冷风,已经有些刺骨。淅淅沥沥的雨点,虽然不大,但却足以湿透衣裤。

10月22日上午9时,三公司曹妃甸港区铁路扩能改造工程营业线要点施工,一声号角,从凌晨6点已经开始准备的300多号人,陆续上道,分别在2个点展开施工,这已经是该项目本月第4次推道岔要点施工。

历时2小时18分,两个点的推移道岔全部提前完成。

“从今年4月底开始,项目施工便进入了‘快车道’,像这样的争分夺秒的要点施工很频繁。”项目党工委书记卢武介绍说。

(一)

曹妃甸港区铁路扩能改造工程为既有线增建二线扩大铁路运能工程,三公司承建的一标段项目在曹妃甸北站北侧接续张(家口)唐(山)线,出站后沿既有线曹南线左侧增建二线,全长32.3公里。

项目工期异常紧张,短期内施工量十分大,确保张唐线11月顺利接入是由不得半点拖沓的“硬指标”。

开工初期,由于建设单位用地手续迟迟得不到批复,甲方负责的三电迁改工作进展缓慢,项目开局艰难,一直到20155月份项目才全面开工。

面对关门工期,项目施工分布在狭窄且不到7公里的既有线侧,分别仅有3个月时间来完成线上和线下工程。软基处理230万延米,土石方140万立方的施工任务不仅量大,而且施工作业面狭窄,施工难以展开。“六排支渠两个月内完成1万方混凝土施工,这在其他地方是难以见到的。”项目二工区技术主管窦康军说。

与此同时,填海形成的形成的陆地,地表下方全是淤泥,土方开挖时“3台挖掘机的效率仅仅相当于正常情况下1台挖掘机”,机械效率大打折扣。

项目的三座框架桥是项目仅有的重难点控制性工程,但却没有一座是“善茬”。

首先是工期上的,渤海大道框构中桥、十里海东路框构中桥915日前必须完工,六排支渠不能晚于1015日。

渤海大道为当地省道,车流量大,渤海大道框构中桥施工,必须在保证半幅施工的同时,另半幅还要保证行车,一旦有汽车趴窝,就可能形成堵车“长龙”,极容易造成行车事故;十里海东路框构中桥,基坑开挖紧靠营业线重车线坡脚下挖6米,且重车数量密集。六排支渠框构中桥,涉及旋喷桩3875根,水中施工,该渠是整个园区鱼场、虾池的水位调节渠、更是泄洪渠,作业面狭窄,不具备改水条件。

作为扩能改建工程,全段施工都临近既有线。“我们最近处施工距离既有线仅有2米。”项目二工区工区长卢志华说,“我们在集团公司的安全风险评级中是最高级A+级。”

短时间内大量的线上、线下工程,水泥、路基填料、道砟、线上轨料等物资供应也是巨大难题。

“但即便短时间内这么大的工程量,我们也都在节点目标前完成。”技术科长张凯说“仅有影响六排支渠施工的一座地方10千伏高压线和一座35千伏高压线的拆除,是踩着点完成的。”

(二)

“工程量如此集中,做好方案、计划很关键。”项目经理段正国讲。“任何一个环节拖了后腿,将大大影响后续的进程。”

“我们根据每个工点的施工制定了详细的方案,并对每个流程划定了严格的时间线,这样的‘硬杠杠’,任何人都碰不得。”项目总工程师胡利锋介绍,“哪个点该完成什么,我们都把控的死死的。”

4月29日,第一次大型施工,项目调用800余人、25台套大型机械设备,用不到4个小时内,完成了长度1200米的线路拨接任务。

“这是我们打响的第一仗。”卢武强调说,“即便是封锁时间临时压缩1小时,我们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5月初,一场90台钻机同时开工的软基处理机械化大会战迅速展开。“软基填筑是下一步工作的基础”,只有按期完成,才能给后边的施工创造了大量时间。

1台钻机钻前进1米需要消耗60公斤水泥,90台钻机同时工作水泥的消耗量非常大。“我们在施工前便做好了调研,采取就近、择优的原则,提前和供应方签订了协议,既保证了水泥的供应,也保证了价格的平稳。”项目物资员杨毅说。

项目设计上有6万方的挖除淤泥弃方,弃碴场运距平均在8千米左右。“通过和地方接触协商,利用了工地范围内的旧鱼塘进行弃方,运距减少到平均2千米,地方不但不收取征地费用,还负责推平。”卢武介绍,“能节约的时间我们坚决不放过。”

大量的人员和设备,以及较短的工期,增加了安全的不稳定因素,“在现场安全员的设置上,我们比一般项目要多。”项目安质科长杜亚泉介绍,““我们在新建路基和既有线之间设置了硬隔离和防撞墩,防止现场大型设备车辆行车给既有线造成影响。此外对一线民工的安全教育我们也紧抓不能放松。”

在软基处理过程中,几乎所有钻机作业都属于二级施工,鳞次栉比的钻机在外力的作用下很容易发生倾斜,“每个钻机两根缆风绳是标配。”设备科长王孝龙说。

“保证计划的实施,安全质量不能出事,优化方案是不仅能做到这一点,也能大大节约时间。”段正国说。

六排支渠框沟中桥施工为了保证水流畅通,项目制定了大小里程先后施工、交替改水的方案,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优化,项目先大里程一侧建起超过水位的混凝土墙身,搭建完支架,不等上方顶板混凝土浇筑,便通水换另一侧施工,则形成两侧都能同时施工的局面。

(三)

“为了保证进度,我们先后增加了4个项目副经理,29个关键岗位人员,大型设备最多时,有200多台。”段正国讲。

“这样大规模的增加人员、设备,是否会增加成本损耗?”

“成本总体虽然会增加,与此同时项目产值也在增加,项目五个月完成产值4亿元左右,人均成本损耗不增反降。”

“为何能不增反降?

“我们对人员的增加和使用并不是盲目的,确实有需要我们才会增加,均衡的工序也能让人员能够充分调动起来,不产生堆积和浪费。其次关键岗位人员的增加保证了关键施工点能够受控,计划完成率在100%,这是一个良性的互动过程。”

有着“小老虎”之称的技术员张士昌、张可超、雷小成,夏季的曹妃甸特有的毒辣阳光,让仅仅毕业半年不到几个人皮肤成了小麦色。“肯吃苦,有思路,有条理,少有抱怨,尽职尽责。”卢志华介绍说。

“他们是项目很具有代表性的一批人,是整个精神风貌的典型。”段正国赞扬到。

“一台设备入场了,并不代表这台设备能一直干下去,如果利用率低,我们就会及时让其退场。”王孝龙说。

     一台挖掘机因为迟到30分钟被严重警告,项目因此还得了“周扒皮”的“恶名”,项目一工区工区长刘天一回忆道,“尽管时间并不多,但是一台机械迟到30分钟放任不管,就会有更多台机械迟到30分钟,累计起来就是很大的量了,最终将耽误的是整个工期。”

类似的故事还发生在物资损耗上,“按照预算,我们的损耗量可以保持在1.5%2.0%之间。”杨毅说,“现场的材料员每天都在现场巡视,稍微多一点损耗,就会‘毫不客气’给施工队伍指出来,我们最终的损耗率始终保持在1%以内。”

此外,由于当地材料供应有着很大的季节性,且距离远,项目从3月份便开始了存料工作。“在价格上涨前共存各类路基填料80多万方。仅仅到5月份,价格平均一方已经上涨5块钱。”

     项目在物资设备管理上可谓是精打细算,但在便道修筑上搞起了“大手笔”。

     项目短期内物资、设备的运输的大规模运输,对便道的要求非常高。“项目部上场会议中,考虑到费用的节省,便道规划距离短、标准低。”物资科长张冬冬介绍说。“然而预排工期我们发现,项目水泥消耗高峰期每天可达到3000吨水泥,按照每车水泥40吨计算,每天需进740车,普通的便道根本应付不过来。”

最终项目提高了便道标准,形成了顶宽不低于6米,以渤海大道为中心,可满足大型车辆双向通行,全线左右贯通规划。

“施工过程中,不少人还质疑‘便道修这么好干嘛,这不是临时的吗?’,但当看到地方道路堵塞不通,项目部大量机械设备却可以利用自有便道来去自如,质疑也就消除了。”卢武说。

冬季已近,曹妃甸湿地中觅食候鸟,逐渐在减少,展翅向着温暖的南方飞去。

工地现场,短暂的休整后,雨已经停了,忙碌了一早上的技术人员,顶着渤海湾的冷风,在现场来回穿梭,合着哨声,继续忙碌着。

上一页:大风起兮云飞扬——郑徐客专九标二分部施工纪实

下一页:洪灾中谱写生命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