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文学作品

走你走过的路

来源: 作者:王海宁 时间:2015-11-29 17:12:15 人气:504

      老吴是项目部一个普通的食堂管理员,五十多岁,铁道兵出身,年轻的时候老吴做过测量员,背着沉重的仪器跋山涉水,穿行于桥梁隧道,寻找坐标,确定方位。老吴经常回忆起自己还是测量员小吴的岁月——在西北风呼啸的黄土高原上,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天气,在吕梁山的测量线上走几个来回,手脚都冻裂了也没感觉,还有那年,为了顺利解决雪山山脉的冻土问题,在唐古拉山下稀薄的空气里,忍受着剧烈的高原反应,一次次测量围岩,分析数据,他还曾到过遥远的阿尔及利亚,那里炎热干燥的夏季酷暑难耐,还要常常面对撒哈拉沙漠干热风的吹袭……年轻的身体在艰苦岁月中也慢慢变老了,当年的小吴变成了老吴,眼睛花了,耳朵背了,后来,单位考虑到他的身体问题,就让老吴就管后勤。

      可老吴自己好像永远都闲不下来,在工地他是起的最早的一个,黎明时分,东方泛白,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梦乡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买菜、洗菜、摘菜、煮饭、蒸馍,单调而又繁重。工地的生活区里有两块空地,只要有时间,老吴就拿着锄头翻地,除草,“种菜如绣花”,认真干起来很累人,“一亩园十亩田”,但每次看到他那么认真虔诚的样子,好像种菜也有无穷的乐趣。“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想,当年握仪器的手现在握着锄头,换掉的只是手里的东西吧,不变的是老吴心里的希望,那希望给他很大的鼓舞,因为那希望是用辛勤的种子种在水肥充足的土壤里的。

       除了买菜做饭管理食堂,老吴还“身兼数职”,浴室脏了,老吴……厕所脏了,老吴……水管堵了,老吴……每一个角落,你都能看到老吴的身影,缄默不语,自得其乐。

       就像许多兵转工的老同志一样,老吴其实不能算老,但大半辈子的风餐露宿和岁月孤独给他们平添的沧桑,比起同龄人来,他们都显得老了许多,可是,在他们的身上,你却始终能看到一股精气神儿,一种不认输,不怕苦的倔劲儿,一种不计较,不抱怨的豁达,我想,这种精神大概跟他们多年的军旅生涯有关,多年铁道兵的生活已经把他们磨砺成了铁骨铮铮,志在四方的军人,“脱下军装依然是个兵,告别军旗仍然是一支劲旅”,这样薪火传承的精神已经成为了一种力量,一种追求。

       老吴的儿子大学毕业选择来到父亲的单位,或是汲取了筑路人世代相传的硬气和精神才有的面貌,小吴脸上带着比同龄人多几分的稳重成熟和坚毅,他毕业后本可以留在城市安稳工作,但他依然选择沿着父辈的足迹,背上行囊,过上了风雨兼程的筑路人生活。有人说他傻,替他不值,他说,这是他的专业,也是他儿时的梦想,从小便随着父母走南闯北的他,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的工地生活,钢筋、混凝土、土方,开凿、填筑、架梁,这些早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看到父辈们修建的铁路线在自己脚下蜿蜒前行,他就暗自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这些路,把滞留在穷乡僻壤间的梦想带到充满希望的远方,把祖国的山川河流一脉相连形同一家,这些路,承载了父辈们太多的心血和汗水,看着那些高耸的桥梁,幽深的隧道,坚固的护坡和块块泛着银光的道砟,他就会由衷的欣喜和自豪。

       对小吴来说,他的岁月就是沿着父亲走过的铁路、公路奔跑,他的职责就是继续将路延伸到所有蒙昧落后的地方。

       小吴经常哼唱那首《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告别了天山千里雪,但见那东海呀万顷浪,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那个江南稻花香……”他说,这是他小时候父亲经常唱的一首歌,他还说,等他有了孩子,也会把这首歌唱给他听。

       我想,在老吴的家里,传唱的一定不会只是这首《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那不畏艰险、志在四方的铁道兵精神,也将会在他们家一代代的筑路者中传承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