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草原上,逆境中的坚守 ——锡二铁路项目部铺架施工纪实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邬斌 时间:2015-12-16 11:07:21 人气:2610

 

草原上,逆境中的坚守

——锡二铁路项目部铺架施工纪实

 

 

 

 

 

  大雪覆盖下的苏尼特左旗,最低温已是零下二十多度,饱含紫外线的阳光格外刺眼,浓郁的北国风光并没有拖慢城市的节奏。

12月10日,我公司参建的新建锡(锡林浩特)二(二连浩特)铁路全线具备开通运营条件。锡二铁路与相连的锡乌铁路,是继集通铁路后我国建成开通的又一条蒙冀通江达海通道。

游击战,在时间线上见缝插针

  锡二铁路是内蒙古自治区东西铁路大通道北部辅助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北部口岸联系通道,也是蒙东资源外运的重要通道。锡二铁路的建成将对改善内蒙古自治区内部交通条件,缩短东西部间时空距离,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具有现实作用和长远意义,对提高二连浩特口岸与蒙古国、俄罗斯等国的运输能力,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有着积极作用。

  这条东端由锡乌铁路海彦呼都格站引出,经锡林浩特市、阿巴嘎旗、苏尼特左旗、二连浩特市,与集二铁路西里站接轨的铁路,由我公司负责整条线路的铺轨架梁及专用线线下工程,其中,正线铺轨里程412公里,站线58铺轨公里,铺道岔138组,铺设道碴154万立方。

项目所在的苏尼特左旗的春季是十分寒冷的,一直要到当年五月,当地的供暖才会结束。

  每年3月和4月连续两个月里,积雪慢慢融化。头一年的沙葱草,仍旧是枯萎的,散落在地里的种子没有长出来。这个时间段,往往是该地风沙达到易发季节。

  风沙最大时,能见度仅5米左右,漫天的风沙,户外活动基本不可能,即便是重达几吨的车辆,行驶在公路上,随时有翻车的危险。

  “沙子打在车窗玻璃上,能在光滑的挡风玻璃上形成凹陷。正常使用好几年的挡风玻璃,在这里一年就要换一次。”项目办公室主任张磊介绍说,“这边风沙气候给车辆带来磨损很大。”

  5月,诸多南方城市已经进入到炎热的夏季,而今年的苏尼特左旗却下起了鹅毛大雪,积雪厚度达十几厘米。

10月,寒风已经能穿透棉衣,站在户外,只有不停的运动,才能让身保持热度。

然而项目冬季时间长达7个月,按计划在今年3月线下路基完成的情况下,项目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施工作业,但线下路基却未能按期交付,只是分段交付。

  “我们原有的机械铺轨计划无法完全展开,原本的计划被打乱。”项目总工程师高荔讲。

  “两拨风沙往往间隔时间是一个多小时,这是我们在一段时间观察后发现。”项目经理尹森介绍,“即便是一个小时对我们也是十分重要。风沙来了,我们等候,风沙走了,我们就干活,我们和风沙打起了游击战。”

  “无法大规模机械铺轨,我们最终采取超强配置生产要素,采取轨枕、长轨条一次铺设到位的500米长轨直铺机作业与人工铺轨作业相结合,减少换铺工作量,铺设效率大大提高。”高荔说。

  今年二季度全线基本具备铺架条件后,按照工期要求,需要在6个半月的时间内完成9.5亿元的投资任务。

春节刚过,以总经理陈志高为组长、总经理助理林元刚为副组长的工作组便到了现场督战。5月4日,一场“百日大战”迅速拉开了项目大战的帷幕。项目通过加强组织领导,强攻外部协调,瞄准总目标,倒排工期,明确责任,严格责任考核,层层动员传递压力,迅速掀起施工大战热潮。

  “最多时,我们管理人员有350多人,施工工人有2800多人。大型机械设备近200多台。”项目书记蒋先发说。

自此,项目由化整为散的游击战迈入大规模作战。

合力,需要项目管理的多重奏

  “项目是一个整体,只有每个部门正常运转,形成合力,才能最终保证项目的平稳运行。”尹森总结到。

  塔木钦塔拉特大桥全长1620米,最高墩近30米。由于当地特殊气候,风力迅猛,“按照规定,如果当地阵风超过六级就不能架梁。而当风力达到五级时,我们就停止架梁,确保项目安全万无一失。”特大桥架梁这样的高风险施工,安全总监苏波和物资人员必须到现场。

  “我们划定安全红线,将可能严重安全隐患或险情形成书面文件,下发每个安全员。”苏波说,“一旦发现问题,立即要求整改或停止施工”

  “我们的项目安全并不仅仅是安质部门的事情,也是全体项目员工的。”项目书记蒋先发说。

为了保证跨省道309施工过程中行车安全,由于道路行车多,项目全体人员全部出动,配合路政部门进行交通指挥,避免了施工造成交通堵塞和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

  “项目物资消耗量大,供料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提前规划,必须做到‘精、准、快’。”项目物资科长杨勇杰说。

  准——数量准,设计量、变更量必须准确

  精——现场管理是关键

  快——材料供必须及时到位

  从事多年物资工作,面临项目时间紧,任务重的物资供应现状,杨勇杰这样总结。

  坚持每天跑工地,了解现场时杨勇杰每天的必修课。

  “库房管理,必须分类清楚,专人管理,单独存放。”

  “5月至9月,正是项目大干的期间,大型设备多,每天仅油料就需消耗7、8吨。”由于线路长,物资员们早上六点从项目出发,一跑便是一整天,正常情况回到项目休息,已经是晚上8点多,有时甚至是已经是凌晨。

  “此外,我们在运料时坚持让大厂商运料直接拉往工地,这就节省了一大笔倒运费。”

  “我们每上一个人工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核算。”“人员不足,及时增加。人员超员,及时退场,避免窝工现象的发生。”

  不仅施工工人如此,管理人员也是如此。“保证每个人员都能人尽其才,把他们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样项目管理也才能高效运转。”

  “分段管理,明确责任,严格奖惩,没有‘法外开恩’。”蒋先发说,“项目条件艰苦,我们从上场伊始便就强调责任心,通过不断培养这种意识,增加队伍团结,形成凝聚力和战斗力。”

  “我们在分段管理人员配备方面,老中青按比例搭配,团队才更有激情而不失去理智,因此互补性的团队更有利于增强粘合力。”

     “为给大机创造条件,项目补碴通常选在凌晨时分,后期施工风沙大,夜间温度零下20多度,往往是老同志跟班作业,是给年轻人很好的示范课。”尹森说。

  内蒙古锡二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向集团公司特发贺电表示祝贺中写到:在条件艰苦、气候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你们锡二铁路建设中充分展现出了敢打敢拼的铁军精神和不畏艰难的优良作风。

改变,量到质的积累

  从2013年7月17日开始生产第一孔梁,到2015年7月12日,全部架梁施工顺利完成,再到项目连续两次获得信誉评价第一名,最终线路全线开通。

  “在施工和管理上一点一滴的积累和转变,让我们尽管面临诸多困难,但项目管理有序,建设单位制定的节点目标我们都提前完成,安全质量都得以保证。”尹森指出。

  当每孔梁就位后,项目便会由专人对架梁质量、固定位置和误差尺寸等进行精确测量和检查,各项检查结果及每片梁的出厂编号、架梁时间等都要进行详细记录,并认真填写“桥梁检查证”,作为考核架梁质量的依据,为竣工资料提供原始资料。

项目规定焊头打磨时磨削量适当,表面不得出现发黑和发蓝现象;不得横向打磨;打磨时砂轮机不得跳动,打磨表面须光整;圆弧过渡轮廓应圆顺,不得有明显的突出和棱角。

  “打磨作业中,要求操作人员要注意监视各打磨头的角度和压力变化,发现异常立即停止工作,查找原因;钢轨打磨以三个不同角度对钢轨的工作面进行打磨;打磨后不平度为1米范围内不超过0.2毫米。”高荔介绍说。

打磨后的钢轨进行目测检查,要求表面光洁,斑点少或无斑点。对打磨列车计算机输出的轨廓尺寸进行分析,达不到要求的再次进行打磨,最多可打磨三遍。

  “我们还把硫磺搅拌从现场制作改为了厂制,让其质量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们通过现场标准化管理,提高从业人员素质,保证施工安全,提高施工质量。”尹森说。

  项目长钢轨铺设采用CPG500铺轨机,这台机器不仅是公司第一次在项目使用,也是整个集团公司第一次在铺架施工中使用。

  “刚开始时,尽管我们派出人员学习过该机器的使用,但是我们最开始一次两公里的铺轨任务,仍需要三四天时间。”

  通过不断摸索,总结经验,项目在人员协调、工序衔接、对设备的了解程度上有了很大的提升,“最后同样的施工任务,我们用8小时就能完成。”

  一段时间,由于轨枕短缺,“我们主动配合建设单位,在内蒙各地寻找合适的轨枕。”“等、靠,是换不来工期的,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掌握主动权。”

  项目每天晚上定时召开的运调会,“我们就要求工区提前将第二天的物资设备计划报量,这样第二天的施工才能有序进行,各种生产要素都得到保障。”

  这样的积累,项目不仅顺利完成了开通任务,还并一举完成了工程初验和竣工资料的交付工作。

沙葱,草原上坚守着的魂

  夏季,当苏尼特左旗的残留寒意慢慢退去,草原里的沙葱草便开始了拔尖。由于水文条件并不好,沙葱草长得并不繁盛,几十厘米一株,具有药性的沙葱草不仅让牛羊更加肥美,也是当地防风固沙的唯一植被。

  从苏尼特左旗往与蒙古国接壤二连浩特出发,广袤的内蒙草原人迹罕至,自然生态保护好,是欣赏美景的好去处,但却是铁路修建的艰难地。

  项目管段全长230公里,下设9个工区,由于当地水资源匮乏,就地打井取水,不仅造价大,而且水质含碱量大,直接不能饮用,即使是洗澡,也会让身体发痒。

  即便是经过过滤煮沸的饮用水水,依旧是咸的。

  “项目每隔三天要给工区送去生活用水和菜。”蒋先发说,“由于阻工频发,我们往往送去的量都会超过这三天的使用量。”

  夏季,“饮用水两三天时间便会长出青苔。”三工区技术员雷康说,“一次,由于当地阻工,水无法送进来,这样的水我们也喝了几天。”

  每次送的水要保证工区的基本生活,用作做饭的水一定要保证外,洗衣、洗澡就必须要节约。

  经过阳光暴晒的住宿集装箱,室内温度能达到四十多度,站在室内不久,就如同蒸过桑拿般脸色通红,然而夜间温度却又只有十几度,需要盖着厚厚的被子。

  “我们每天早上发电两个小时,保证测量仪器和手机用电,需要打印材料,做饭的时候再单独发电。”雷康说。

  即便是供电能得到基本的保证,但是工区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有的工区手机信号甚至并不好,文化生活很是枯燥,雷康所在的工区便是这样的情况。

  为了打一个通电话,工区里的人必须去附近的高地。

  “孤独吗?”

  “由于三工区铺轨线下移交很晚,几乎所有工程量集中在三个月,白天跑工地,晚上做资料。一周总有那么几次,中午不能按时吃饭,总要麻烦食堂阿姨给留饭。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往往没有时间去想更多的事情。”雷康说。

  从大学便交往的女朋友,雷康那段时间也只能是隔上好几天,站在黑夜的高地上,保持着联系。

  同样经常和雷康站在黑夜中的还有28岁的二工区技术主管宁宇翔,孩子刚刚一岁多,正是孩子咿呀学语,迅速成长的时候。

  “孩子一天一个摸样,只能通过电话听着孩子咿呀学语的声音,心里也挺难受。”

  每天跟着杨勇杰跑物资,一些年轻的技术员也私下抱怨“以后再也不想干线上工程了”。

  无奈、难受、抱怨只是一时的不快,但当朝阳升起在苏尼特左旗的地平线上,施工又繁忙起来,他们又是工地上最活跃的一批人。

  草原上的沙葱草是一种很特别的植物,即便是天气寒冷,降水稀少,埋藏在土地里的种子,第二年仍旧会发芽。到了七八月,是沙葱是繁茂的季节,淡紫色的花朵,美丽却不耀眼。

  此刻,承载着建设者汗水的锡二铁路已经开通,满载着货物的列车,向远方不断驶去。或许某一天,来自内蒙、蒙古国、俄罗斯的矿石和煤炭等资源,就会源源不断出现在更多的市场之上。

  雷康等人马上也到了回家的时候,然而,项目还有部分工作需要处理,仍旧有人在坚守。

  草原上的沙葱已经被大雪覆盖,埋在土地里的种子在沉睡,等着来年的继续生长。

 

 

 

上一页:大山里的马铃声——龙怀项目部演绎“挑战不可能”

下一页:鹤鹿之乡夜战忙 ——连盐铁路新长过渡便线既有线拨接施工侧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