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解码“过山车”式高风险作业——公司济南枢纽项目高风险施工难题攻关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亮术 时间:2016-05-02 07:56:16 人气:1737

解码“过山车”式高风险作业

——公司济南枢纽项目高风险施工难题攻关记

□张亮术

 

 


  自济南西黄河南特大桥52号墩起,跨北绕城高速公路后并行京沪高速铁路,依次跨济青高速公路联络线、津浦铁路、动车所走行线,直至济南西客站止,便是济南枢纽项目部管段范围。

  全线4.8公里紧邻京沪高铁,最近处不足20米,其中济南西上、下联特大桥14个墩身接连跨越河流、道路、既有线,4个墩身距离南水北调暗涵不足2米,并且跨越小清河,上联特大桥下穿京沪高铁且2号墩位于京沪高铁桥下,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完成桥梁工程和架梁作业,不但施工难度大,环保要求严,并且安全风险极高。

比“过山车”还要惊险

  “紧邻既有线施工,安全门槛低,但是事故等级高、处罚严厉,更加上京沪高铁是国家高速铁路的一张‘世界名片’,南水北调工程也是影响深远,每一次作业都犹如‘过山车历程’,让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济南枢纽项目部项目经理张晓宏感慨地说。

  受临近既有线影响,尽管标段主要工程3座特大桥,即济南西黄河特大桥、济南西上联特大桥和济南西下联特大桥,只有单线和双线两种墩形,施工方案摞在一起却足足有半米高;管段内的桩基作业、64孔箱梁采用移动模架和满堂支架箱梁现浇作业以及连续梁作业等,各个都是高风险,专项施工方案更是有数十份之多。

“我们是经受‘过山车’的心理考验,架梁一队确是实打实的‘过山车’,而且还是用重达255吨的大家伙。”参建员工打趣说。

  标段承担济南西上、下联特大桥94单线孔梁架设施工,均在±23‰的大坡度、半径600米的小曲线上进行。

  架设风险到底有多高呢?

  “前一个桥墩与下一个桥墩相差70余公分,远远大于TJ165架桥机±16‰的额定工作纵坡。沿途上跨京沪3、4线2次,上跨济南动车走行A、B线2次,下穿京沪高铁1次,邻近营业线施工9次,施工难度在国内极其罕见。”公司副总经理张红卫在架梁专题会议上分析。

  即便如此,济南枢纽项目部不但如期完成3座特大桥建设任务,还先后历经7次Ⅱ级封锁施工,27次Ⅲ级封锁施工,期间附属工程和架梁作业也是“一事未出、一点未延、一人未伤”。

 

认知、认同,更需要扎实践行

  “既有线施工最重要的就是守规矩,只要现场严格按规章制度作业,就不会出现安全事故。”张晓宏说,“我们采用教育、监督、重罚等方式营造高压态势,让施工人员始终保持对安全生产的敏感性、敬畏感,从源头上防范各类事故,将安全工作牢牢管控住。”

  自项目上场,他们便确定以突出既有线施工安全为重点的卡控原则,制定强化既有线施工安全、高空作业、大型机械作业安全、满堂支架脚手架作业安全等卡控措施,并整理汇编成册,到现在已历经8次内容更新。同时,他们还特别针对架梁作业,从领导干部领班作业,到工程线提梁、移梁、运梁、落梁、铺轨排等制定了7大类31条制度。每一次会议的首要议题也都是“安全、确保安全、绝对安全”。

  济南枢纽项目部党工委书记姜吉顺介绍,有了“规矩”后,项目部面向全员常态化开展安全教育培训,内容涵括临近既有线大型施工机械、安全警戒隔离带管理、临近既有线各类基坑、孔桩的开挖、既有线及邻近既有线安全防护等既有线施工安全薄弱点、关键点的管理考核等。各种违规作业图片,内部的让人羞愧,暗捏拳头想法改正,外部的让人警醒,倍加珍惜遵章作业的“红利”,会后的摸底考试,更是让所有人对安全知识熟记于心。

  在现场,每个工点都安排有一名经过正式培训的防护员,一名带班人员,一名盯岗干部,一名包保领导。每次施工进场前,都必须进行班前教育,作业过程中,严格落实每道工序,每条制度检查签认。“我们还有一些特殊要求,比如跨越既有线作业时,我们会逐一点验人员和设备,要求施工人员把小型工具在尾端系上绳子,然后绑在手腕上,并随身携带工具包,中大型设备则会用钢丝绳固定在轨枕上,施工完成后,再逐一点验。”姜吉顺说。

  截至当前,济南枢纽项目部结合施工内容制作安全警示牌120个,安全警示标语80余条,12条安全红线小卡片人手一份,让安全常识在所有施工人员中烂熟于心。安质部先后深入工地360余次,排查安全隐患570余处,并对责任人进行了严厉处罚。

  认知、认同,更扎实落实到位,让济南枢纽项目部安全管控形成了环环相扣、步步相连的管理局面,实现了项目所有工点安全检查全覆盖,所有施工安全包保全覆盖,不留死角不留盲点。

 

确保安全,首先要做好提前量

  超前谋划,打好提前量,让项目在成本管理上受益颇多的同时,也收获了“安全红利”。

  黄河南特大桥64孔箱梁采用移动模架和满堂支架的方式施工。其中移动模架过孔的安全问题,让副总工程师唐玉东最为头疼。

  “特别是移动模架拼装时,需要两台300吨吊车协同作业,先将移动模架主梁整体抬吊到墩台,然后再逐步拼装。尽管安全员、工地负责人和操作司机会一项一项仔细确认卡控表措施到位,只要发现导梁与支腿之间有误差,便会立即停止、整改,但每次依然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眼睛不敢眨一下。”站在正在进行梁体养护的2号移动模架侧下,唐玉东眉宇间舒展开来。

  他们还定期让厂家进行检测,确保始终处于安全可控范围内。自上场后,已经完成44孔箱梁的预制,没有出现一起安全事故。

  根据济南枢纽项目部安全总监冯文峰提供的材料,项目部每个月都会根据批复的施工计划表,提前对下一个月施工的工序梳理,并明确存在的安全风险,制定专门的安全方案。这些信息通过微信群及时传达,并涵盖了地点、天气、人员、机械使用情况、干部包保等共50余项内容,着重让现场的施工人员明确作业工序中存在的安全隐患和应急措施。

  据济南枢纽项目部总工程师徐伟介绍,项目部还经常利用3个小时的时间,模拟演练4个半小时天窗点的作业内容,及时进行技术人员重新调整分工,合理优化作业班组。施工前平整场地,施工人员提前勘察好现场;前一天晚上召开预备会,对人员、机械进行统筹安排,细化工作流程,为每道工序精确时间;施工当晚安排经验丰富的领工员、驻站员、防护员,同时增配发电机、增加照明灯具,在人员和机具上进行“最高配制”,确保要点施工安全、正点。

 

 

为保安全,用尽“十八般武艺”

    公司架梁一队负责人梁培克说:“TJ165桥机多次上跨、下穿营业线长距离大坡度架梁作业难题,首要是解决如何走上去、如何停下来,并且实现全程有效监控确保施工安全。”

  为此,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梁彬彬、副总经理张红卫、吴家顺等领导多次莅临现场指导,研究制定了详细的大坡度架梁施工方案及安全施工措施。

  “我们对设备进行了改造,通过对设备性能进行优化,增加了多项安全措施,并在路基大坡度(35‰),曲线半径300的线路上进行了多次的溜车实验,反复模拟了7种行走方案与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做到了成竹在胸。”济南枢纽项目部架梁作业负责人张洪涛侃侃而谈。

  据了解,他们特地调运了一辆机车作为架桥机和运梁车爬坡的辅助动力。同时,利用架桥机上的拖梁小车,为架桥机前行提供第二套动力,解决了架桥机大坡度爬坡难题。

  张洪涛趴在钢轨上,用手指着闸瓦和架桥机车轮:“你看,我们把它们之间的缝隙从2到3公分调整到0.5至1公分,同时勾臂行程也被压缩到5到10公分。别看只是几厘米的缩减量,配合架桥机的两组铁鞋和防溜挡板与枕木,从出现紧急情况落下制动杆,到架桥机恢复静止,前行不超过20厘米。”

  另外,他们还在架桥机的尾部设置了限位勾,将拇指粗的钢丝绳,一端连于限位勾上另一端固定在已经完成的钢轨上,有效确保架桥机溜逸。运梁车前端设置一组铁鞋,和排风阀一起作用,在紧急情况下,拉下制动杆,就会牢牢将运梁车卡住,有效防止运梁车的不稳定导致架桥机溜逸。

  大坡度架梁对管理和技术最大的考验,出现在济南西上联特大桥下穿京沪高铁的第1个“S”形处。

  “现场实际与架桥机要求净空相差近1米。我们采用特制的钢板枕替代轨枕,并缩短钢丝绳的长度,净空满足了。”但是因为处于上坡,22.4‰,曲线半径为600,所以桥机方向和架设方向之间出现了夹角,致使梁体无法到位,张红涛伸出双手,手掌偏向右方下垂,“我们一方面摆好轨枕使大臂以最佳角度伸出,加固0号柱确保其稳定性;另一方面根据现场实际情况,利用6.3吨手坂葫芦和钢丝绳斜拉梁体尾部30余公分保证梁安全到位,使得施工安全得到有效控制。”

  2014年10月13日,接任济南枢纽项目经理后,有着18年工程经验的张晓宏,一开始也是“心里忐忑、没有底,做梦想的都是现场作业的安全。有一阵,2个月内,自己竟然瘦下了12斤”。

  现如今,说起济南枢纽项目部始终安全平稳的关键,张晓宏总结道:“各相责,天翻地覆;各自责,天清地宁。项目的成败与班子团结有很大的关系,班子团结了,工程也就成功了一半。高风险施工时时、处处、事事做到万无一失,靠得就是团结的班子和执行力的团队。”

 

 

 

 

 

上一页:典范是这样炼成的——公司济青高铁项目部首季度全线“双第一”拾遗

下一页:公司汉十高铁10标项目部:高点起步 打下良好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