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纪检监察

纪检园地【2016年2期】

来源:公司纪委 作者: 时间:2016-07-13 11:33:17 人气:1716

纪 检 园 地

【2016年2期】

中铁十二局三公司纪委

2016年6月

 

—— 第一篇   警句格言 ——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孟子·战国·《滕文公上》

解析:上面的人有什么喜好,下面的人就会仿效,而且往往搞得更厉害。

 举事以为人者,众助之;举事以自为者,众去之。——淮南子··《兵略训》

解析:做事为群众谋利益,大家就会跟着他帮助他;做事为个人捞好处,大家就会离开他抛弃他。

 心能辨事非,往事方能决断;不忘廉耻,立身自不卑污。——王永彬··《围炉夜话》

解析:能够用心去辨别哪些事情是不正确的,处理事情时才能果决地作出决定;品行良好常有廉耻之心的人,为人处事就不会有卑劣的行径。

 能不胜任,官事不治;行不清白,群下荒怠;功美不有,爵禄不持;大夫之忧也。 ——庄子·战国·《渔父》

解析:为政官员才能不够,政事办不好;品行不廉洁,百姓便荒疏懈怠;没有功勋实绩,官位和待遇就保不住;这是当大夫所担忧的事啊!

 怀与安,实败名——左丘明·春秋·《左传》

解析:留恋妻室和贪图享受安逸,是会毁坏功名的。 

 从政不为己,掌权不谋私。清清白白做官,老老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勿以官小而不廉,勿以事小而不勤。

 一文虽微,能污清白人格,万金价昂,难收公道人心。

 防微杜渐,勿使小节成大恶; 反腐倡廉,常将警钟鸣心头。

—— 第二篇   廉政小故事 ——

 一钱太守 

东汉时,一位叫刘宠的人任会稽太守,他改革弊政,废除苛捐杂税,为官十分清廉。后来他被朝廷调任为大匠之职,临走,当地百姓主动凑钱来送给即将离开的刘宠 ,刘宠不受。后来实在盛情难却,就从中拿了一枚铜钱象征性地收下。他因此而被称为“一钱太守”。

 陶母退鱼

晋代名臣陶侃年轻时曾任浔阳县吏。一次,他派人给母亲送了一罐腌制好的鱼。他母亲湛氏收到后,又原封不动退回给他,并写信给他说:“你身为县吏,用公家的物品送给我,不但对我没任何好处,反而增添了我的担忧。”这件事陶侃受到很深的教育。

 毛泽东

建立我们新中国的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在他生前用过的一百多件日常生活用品中,有一件穿过20 多年、已补过73次的睡衣。身边的工作人员多次提出给他换一件新的,他都执意不肯,直到逝世前夕,他老人家还是穿着这件补钉缀补钉的睡衣。在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他老人家首先倡导不吃肉、不吃水果,常常是几个烤芋头就是一餐饭,与全国人民同甘共苦。

—— 第三篇   亮点聚焦 ——

《党员如何让“友谊的小船”行稳致远?》

前不久,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都被一组漫画和流行语——“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给刷屏了,不少人由此开始重新思考为友交友之道,而这同样是党员需要面对的问题。现实中,一些党员干部只讲友谊交情而不讲纪律和原则,最终滑入违法犯罪深渊的教训,也说明了回答好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那么,党员在与朋友相处时该遵守哪些纪律?让我们试试从新党纪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寻找答案。

不是所有的朋友聚会都能参加

何为朋友《现代汉语词典》把朋友解释为彼此有交情的人。由此可知,出于乡土情结而在异地结识的老乡、同在一所学校求学或工作过的校友、一起摸爬滚打甚至并肩作战的战友等,都可以算是朋友。是朋友,时不时地聚个会、吃个饭、唱个歌,都是免不了的。但是,对于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并不是所有的朋友聚会都能参加,否则就有可能违反纪律。

《条例》第六十八条规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这里的有关规定是指2002年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总政治部联合下发的《关于领导干部不得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组织的通知》。该通知要求,领导干部不得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校友、战友之间的各种联谊会之类的组织,不得担当这类联谊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不得在这类联谊会中担任相应职务。所谓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是指未经登记注册的。

该通知还明确要求,不得借机编织关系网,搞亲亲疏疏,团团伙伙,更不得有结盟”“金兰结义等行为。而对照《条例》规定,这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条例》第五十二条规定,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私人势力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因此,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能参加什么样的聚会,取决于聚会目的是出于正常的情义往来,还是想借机编织关系网,甚至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对此,党员必须始终保持强烈的党规党纪意识、高度的政治警觉性和政治鉴别力。

情义往来须有度

朋友之间情义往来是正常之事,但对党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务必要注意把握一个,即决不能碰纪律红线

《条例》第八十三条、八十六条对党员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等,以及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或者旅游、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根据不同情节,分别作出相应处分规定。这里的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是指与执行公务相关联或者与履行职责相冲突。比如,党员干部的朋友是其下属,存在上下级关系;或是一些商人、老板、个体户,在党员干部职权范围或管辖范围内投资项目、经商做买卖,是其管理和服务对象。

除此之外,党员干部在与朋友的日常往来中,还要注意不能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条例》第八十三条对收受其他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礼品、礼金、消费卡等的,作出了处分规定。那么,什么是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一是指在礼节上讲究有来有往,不能只来不往,二是指明显超出当地正常经济水平、风俗习惯、个人经济能力的礼品、礼金价值。而且,礼尚往来不只限于该条明确规定的礼品、礼金、消费卡,也包括送能代币消费的一切新型消费卡,如各种电子支付券、电子红包等。

无数案例表明,对于手中握着权力的党员领导干部而言,交什么朋友,是应该慎重考虑的问题。否则,一旦交友不慎,不但友谊的小船会翻,自己人生的大船也会说翻就翻。

公权决不能用来谋私情

患难识真交。遇到困难时,朋友之间自然应该相互帮助。但对于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来说,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能利用公权来谋私情。

党员干部虽未收受朋友财物,但出于哥们义气或朋友交情,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国企改制等活动或事项,造成不良影响,或者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等。这是违反工作纪律的行为,按照《条例》第一百一十八、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必须根据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分。而一旦造成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也可能同时构成渎职犯罪,将根据《条例》中的纪法衔接条款来处理。

朋友,在日常生活中是饱含情义的一个称谓,而在纪律条文中,则有一个纪言纪语的概念——“他人。《条例》第八十条规定,党员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收受对方财物,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专家介绍,该条规定是在原条例第七十五条基础上修改完善而来的,将原条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修改为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扩大了规制范围,体现了全面从严的要求。专家表示,违反该条规定,必须同时满足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收受对方财物这两个构成要件。判定某个行为属于情节较重还是严重,要根据主观动机、收受对方财物数额、造成的后果等因素综合考虑。

需要注意的是,该条规定中收受对方财物的主体是本人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而非党员本人。换句话说,适用该条规定的前提就是党员本人对收受财物不知情。如果是党员本人亲自收受,或是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收受财物知情,就是受贿,属于违法行为,将根据《条例》中的纪法衔接条款处理。

有些时候,党员遵守纪律会被朋友视作呆板不够意思,甚至有可能会使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但党员要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党员,是党员就要严守纪律底线,而这其实也是让友谊的小船行稳致远的最好方式。如果朋友不理解这一点,非得让党员不讲原则,不守纪律,以致铤而走险,甚至身陷囹圄,那么,这还算是真正的友谊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友谊的小船就是翻了也毫不足惜。

—— 第四篇   廉政史鉴 ——

《周恩来的十条家规》

1968年,周恩来的一个侄女赴内蒙古插队,由于表现好,经当地群众推荐,应征参军。周恩来得知后说:“你参军虽然符合手续,但内蒙古那么多人,专挑上了你,还不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我们不能搞特殊化,一点也不能搞。”周恩来还专门给相关同志提出:“你们再不把孩子退回去,我就下命令了。”这个侄女最终脱下军装,返回内蒙古草原插队劳动。临行时,周恩来说,我自己没有孩子,但要教育侄子侄女走自己这一条路。

事实上,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因不少故乡亲友要谋求一官半职,周恩来曾专门召集家庭会议,定下“十条家规”:一、晚辈不准丢下工作专程来看望他,只能在出差顺路时去看看;二、来者一律住国务院招待所;三、一律到食堂排队买饭菜,有工作的自己买饭菜票,没工作的由总理代付伙食费;四、看戏以家属身份买票入场,不得用招待券;五、不许请客送礼;六、不许动用公家的汽车;七、凡个人生活上能做的事,不要别人代办;八、生活要艰苦朴素;九、在任何场合都不要说出与总理的关系,不要炫耀自己;十、不谋私利,不搞特殊化。

周恩来是国家总理,管理着一个“大家”,他始终把自己当作人民的勤务员,以身作则,从自己做起,从自己家里做起,决不让亲属之事影响“大家”。周恩来的十条家规,不仅是对亲属的严格要求,更是培养干部家风的极好教材。它像一面镜子,告诫我们如何掌好权、用好权,如何过好权力关、亲情关。

—— 第五篇   廉洁漫画 ——

 

 

 

 

 

—— 第六篇   案例警示 ——

2015年,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监察部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挺纪在前,实践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减存量、遏增量,治“病树”、拔“烂树”、护“森林”,极大强化了“不敢”氛围,有效遏制了腐败蔓延势头。本刊特选取部分典型案例予以点评。

 严惩“极极少数” 反腐深得民心

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朱明国、王敏、陈川平、仇和、杨卫泽、潘逸阳、余远辉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以上10人开除党籍的处分。

点评: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关键是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只有在用纪律管住大多数的同时,严惩“极极少数”,才能充分彰显纪律惩戒的威力。五中全会一次性确认开除10名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党籍,再次证明了党纪面前人人平等,党内没有特殊党员,彰显了中央“零容忍”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和言出必行的政治品格,进一步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信心,赢得了全党全社会的衷心赞誉和拥护。反腐没有休止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坚决惩治腐败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战略任务,对那些极极少数的“烂树”,必须一查到底、果断拔除,不断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成效取信于民。

 永远把政治纪律排在首位

2015年6月19日,中央纪委在对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斯鑫良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结果通报中指出,斯鑫良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后,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2015年10月16日,中央纪委在对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结果通报中指出,余远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公开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同日,中央纪委在对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潘逸阳严重违纪问题的通报中提到,潘逸阳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非组织政治活动。

点评:“干扰、妨碍组织审查”“公开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进行非组织政治活动”……这些都是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行为。在党的纪律中,政治纪律排在首位,是打头的、管总的,是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的纪律。不论违反哪方面纪律,任其发展,最终都会侵蚀党的执政基础,破坏的都是党的政治纪律。大量案例表明,一些人之所以违纪违法甚至滑向腐败犯罪的深渊,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漠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理想信念动摇、宗旨意识淡忘。破坏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危害,比经济上的腐败更严重。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把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永远排在首要位置,把严肃其他纪律带起来。

 要团结不要“结团”

2015年8月1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经查,赵少麟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在党内搞团团伙伙,大肆进行利益交换、利益输送,拉拢腐蚀领导干部,甚至公开散布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

点评:政治领域中的“团团伙伙”,是封建社会人身依附关系和江湖帮派文化的产物。赵少麟等少数领导干部在党内搞小团体,在抱团扎堆中谋取私利,不仅损害了国家和群众的利益,更严重污染和破坏了政治生态,影响到党的团结统一。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坚持五湖四海。新修订的《党纪处分条例》也将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等行为列入违反政治纪律的处分条款,时刻提醒广大党员干部不可编织“小圈子”,为捞取政治资本勾肩搭背,必定是“蚀本”的结局。

 欺骗组织实为掩耳盗铃

2015年3月11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栗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7月6日对栗智开除党籍的通报显示,其“严重违反纪律,档案造假,向组织隐瞒本人真实年龄”。2015年查处的中管干部中,违反组织纪律的不止栗智一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廖永远,国家工商总局原副局长、党组成员孙鸿志,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总经理、党组成员王天普等,均存在“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等问题。

点评:档案造假、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这些看似“小毛病”,反映的却是党员干部对党不忠诚、不交心的大问题。身为共产党员,必须对党诚实,必须受到比普通群众更严格的约束。对党藏着掖着,要么是组织意识不强造成的自由散漫,要么是试图掩盖自身问题的欲盖弥彰。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比例不断扩大,以及“凡提必查”等措施的落实,对隐瞒欺骗组织行为加大了查处力度。新修订的《党纪处分条例》将不如实报告个人事项列入违反组织纪律行为,隐瞒不报将受到党纪处分。制度的篱笆越扎越紧,问责的力度不断加强,奉劝那些仍心存侥幸的人,若等到出了事才向组织掏心掏肺,悔之晚矣!

 严惩基层腐败必须坚决落实

2015年6月25日,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纪委给予烈山社区党委原书记刘大伟开除党籍处分。刘大伟作案时间跨度长达18年,涉案金额过亿,亲戚朋友贪腐“齐上阵”,处心积虑掩盖腐败罪行,甚至潜逃海外。刘大伟涉罪范围之广、涉案金额之巨、涉案人员之多、社会危害之大,在安徽省已查处的村级贪官中都堪称第一。

点评:一个社区党委书记,涉案金额却高达亿元,刘大伟的案例,再次警示了“蝇贪”危害。其实,“小官巨贪”只是群众身边腐败的一种突出表现。在农村等基层地区,故意刁难、吃拿卡要的有之,虚报冒领、优亲厚友的有之,贪污侵占、私分滥发的有之,私办企业、大肆圈钱的有之,同黑恶势力勾肩搭背、沆瀣一气的有之。“苍蝇”扑面,严重损害群众利益,动摇党的执政基础。群众利益无小事,必须把治理群众身边腐败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坚持一竿子插到底,层层传导压力,破解“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问题,真正把全面从严治党落到基层实处,让“蝇贪”收敛收手。

 不履责就要被追责

2015年3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8月1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再次通报,徐建一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值得注意的是,对其违纪行为的描述中,第一条即为“不认真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不执行组织决定”。

点评:2014年10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一汽集团反馈巡视情况时就已指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落实不够到位”。此前,一汽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安德武等多名高管,已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接受组织和检察机关调查。企业内部腐败问题多发,作为党委书记的徐建一难辞其咎。有权就有责、有责必担当。2015年,问责鞭子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一批奉行“多种花、少栽刺”的“老好人”,对“病树”、“歪树”、“烂树”熟视无睹的一把手,都在责任追究中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党纪处分条例》,进一步明确了责任追究的法规依据和具体标准。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敢于担当、善于担当,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切实履行好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