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硅步千里 九转功成

来源: 作者:邬 斌 时间:2016-09-15 09:26:43 人气:2001

 

硅步千里 九转功成

——三南铁路施工纪实

 

 

      好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众人皆知蜀道难,却不知渝道亦难矣。崇山峻岭间,山衬水,水应山,好一派风景秀丽,却也是隔绝人物往来的巨障。
  从三江到万盛再到南川,三南铁路的修筑便是这么一条与山,与水和人的故事。

 

石头记


  重庆素来不以山的险峻而闻名,却是实实在在的山城。
  三南铁路项目位于我国四大喀斯特代表地貌之一的金佛山卡斯特山脉附近,管段全长28.5公里,隧道24公里,所占比例大,包含3座5000米以上隧道,桥梁3座。
  三大长隧穿山越石,积重道远。
  南平隧道全长9865米,隧道集煤层、瓦斯、岩溶、顺层、盐溶角砾岩、石膏、膨胀岩、偏压、滑坡及软土、松软土等“丰富”不良地质于一身。南平隧道进口和1号斜井,岩溶地貌发育,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溶洞频繁出现,大大小小的溶洞共出现了70余次,隧道进口甚至出现了沿隧道掘进方向长达100米的特大溶洞群。施工中,变幻莫测的地质结构攻势凌厉,一些从未出现过的地质难题不断产生,断裂带、突泥层、塌方带频频发生。
  狮子湾隧道全长5367米,隧址区属于低山剥蚀地貌,沟谷深切,地形较复杂,起伏大,隧道多处浅埋,最小埋深15米,最大埋深约180米,隧道进、出口均位于山涧沟槽,交通十分不便。
  马家沟隧道全长6296米,围岩稳定性差,存在陡倾岩层不利的自然地质条件,施工过程中一直出现围岩顺层溜坍、沿层面倾倒等情况。
  “我们紧密合理地组织各施工工序,最大化提供工作面,实现工期最优化。坚持在施工中积极推广应用新技术、新工艺,组成钻爆、挖、装、运、锚、喷、衬等机械化作业线。施工中,采用先进的量测、探测技术进行超前地质预测预报,及时反馈地质信息指导施工。在软岩地段施工始终坚持‘弱爆破、短进尺、强支护、早封闭、勤量测、紧衬砌’的原则。”项目总工程师王东介绍说。
  凿山劈石,突围重重险阻。
  凤咀江隧道大里程方向围岩类别却全为Ⅴ级,均为浅埋,面临着穿越弃碴场、下穿洗煤厂、混凝土拌和站、两次下穿渝湘高速公路等挑战,施工安全极高。项目采用管棚施工工艺,加强围岩量测,强化沉降预警,确保了隧道顺利通过该段风险段落。
  高寿桥隧道全长202米,隧道进口山体陡峭,洞门位置几乎直立,在洞口正下方为高寿桥煤矿生产生活区,进口处位于悬崖边,山体顶部因地质和气候原因存在大量危石。
  高寿桥隧道爆破施工过程中,易造成从山顶滚落的危石冲破防护网,项目采用静态爆破,并加装两道主动防护网、两道被动防护网,一点点抠出了成型的隧道。
  高寿桥隧道一出洞便是孝子河大桥10号台,桩基施工只能依靠简单的调运机械,将开出的石块一块一块的上吊至安全区域。不大的操作平台,容不下更多的人员和机械,每一个工序都必须进行的小心翼翼。
  孝子河大桥大桥4号至6号桥墩位于陡峭的山体上,下方的煤矿瓦斯房,“施工过程中不能采用爆破作业,机械又无法抵达,只能采用最原始的人工方式,一根绳索,一杆风镐,就已经是工人在桩基开挖时能够使用的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工具了。”项目副经理贾国强说,“这几个桥墩的开挖难度很像当年红旗渠施工。”
  孝子河大桥施工过程中设计基坑开挖没有考虑施工便道,高低起伏的山势,战场根本摆不开,便道只能围绕山体盘旋绕行,给物资材料运输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修筑便道长度是线路长度的五倍左右。

 

遇水记


  重庆气候温润,因嘉陵江古称“渝水”,故重庆简称“渝”。境内水脉众多,使得重庆从来不是缺水之地。
  南平隧道横穿山脉拥有丰富的水脉系统,沿线均为水田、鱼塘等经济类生产区且临近老木沟、老熊湾等水库,地表水丰富且复杂。隧道正线设计正常涌水量约为21000立方米,最大涌水量31500 立方米。然而当施工展开以后,隧道日均涌水量却远超设计量。施工中,隧道横贯暗河,洞内水声清晰可闻。
  南平隧道三个斜井都坡度都在10%以上,长度均在700米以上,二号斜井最长达1512米,涌水最大的三号斜井长度为1347米,“我们在斜井中设置了三级泵站近20台水泵进行反坡排水,超大的涌水量,给施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且水泵一旦故障需要及时更换水泵,不然会形成积水,耽误施工。”南平隧道3号斜井技术员雷兴明介绍说。
  南平隧道围岩多为泥岩夹砂岩,涌水和泥岩混合后变为泥浆,洞内泥浆排放十分困难, 岩层经过水的侵蚀,变成了泥浆,抽水过程中,混着泥沙和石块的隧道涌水,同时,富含酸性的水质,也都加剧了设备零件损耗,水泵寿命大大缩短,因此及时维修对设备来说很重要。
  “我们在最早出现较大涌水的三号斜井专门修建的水泵维修站,及时处理水泵问题。”设备科长陈绍稳说,“我们根据不同隧道口的涌水情况,配备了相应的应急发电机和水泵,预防在紧急情况下,出现的停电和水泵损坏现象。”
  重庆的冬天是很少下雪的,然而去年,一场大雪笼罩了整个重庆城,“养尊处优”的本地树木却经受不住这样的寒冷,南平隧道供电周围被压垮的树木不在少数,也损坏了线路供电。
  对于项目设备部来说,不定期的巡查和24小时待命都是必修课。某个地段的电路故障,不管多晚,也都必须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及时处理线路问题。
  水常常在重庆以另一种形式——雾来表现。
  素有“雾都”之称的重庆,冬季雾多湿度大,着实让许多外来司机开了眼界。夜晚从南平隧道2号斜井洞口到弃碴场,两公里的道路,汽车却要走上近二十分钟。道路上大雾弥漫,能见度往往不足十米,车行走在并不宽阔的乡间道路上,随时都有翻车的危险,每一循环所需时间被大大拉长。
  “隧道沿线土地资源宝贵,水资源保护和自然环境保护要求高。”王东介绍说,“对于南平隧道这种地下水发育的岩溶隧道,我们尽可能维系原有的地下水系统,隧道涌水则经过多级沉淀后再排放。”

 

硅步记


  “上场伊始,项目便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和施工压力,三年来,困难考验毅力,项目部硬是咬紧牙关,勇挑难关,紧盯现场,不断优化资源配置,合理组织施工,狠抓变更索赔工作,挖潜增效,开源节流,如今,我们在集团公司和公司的帮助下,成绩积小成大,一步步干了下来。”项目经理颜杜民说。
  三年来,拆迁、阻工问题始终是挡在项目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全线阻工频繁,特别是马家沟隧道和狮子湾隧道,多次面临恶意阻工,狮子湾隧道仅仅为了入场,就花了半年时间。
  为了破解征拆难题,迅速打开局面,项目主动出击,配合政府,挨家挨户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解村民的困难,加固村民破损房屋,硬化道路,多种手段相结合,共同破解征拆难题。
  “当前我们已经将施工过程中借用的近6公里村道,全部重新硬化,并纳入到了当地政府的村村通建设中,得到了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项目副经理赵相会说。
  从高寿桥隧道率先贯通,到狮子湾隧道,马家沟隧道,南平隧道三大重难点隧道的相继贯通,从艰难地踩着荒山确定孝子河大桥施工方案,到高墩相继而起,直至连续梁最后的合拢,从第一声爆破声,到无砟道床施工,项目在积攒,在稳扎稳打,在循序渐进中突破,跨越。
  为了保证每月施工进度,项目把月考核细化到周考核,奖惩严格兑现,并根据每周完成情况及时调整下一周施工计划,保证人员设备跟上,激发施工潜能,提高积极性,缩短作业时间,提升作业效率。
  “我们每周都会召开相应的施工总结会,对上一周出现的情况进行总结,将好的做法和不好的情况,都做成幻灯片,相互了解、相互借鉴、相互学习。”安质科长郭琳琳如此介绍经验。
  独特的施工环境和人文环境,让项目前期施工备受阻碍。隧道内,单线隧道施工作业面狭窄,交叉作业多,项目通过优化施工组织,合理配置生产资源,倒排工期,加强沟通,采用平行作业,关键工序为主先行,次要工序为辅让行,工序环环相扣,加强工序盯控,统计详细工序时间,合理安排工序,避免工序脱节,确保施工计划日保周,周保旬,旬保月。
  “一辆台车拆卸,正常需要四天左右,我们硬是通过强化组织,在狭窄的作用面,仅用时两天就完成了几十吨的台车拆卸。”王东介绍说。
  施工过程中,某个环节的跟不上,最终可能生产任务难以完成。“工期便是红线,我们抢抓任何可以利用的时间,通过重点盯控,项目领导班子成员分工协作,实行重要工点包保制。”颜杜民基本每天都盯在施工人任务最紧张的2号斜井,“只有深入现场,通过自己的眼睛看,才能发现现场的问题,及时解决。”
  “我们每天通过早晚主要管理人员碰头,合理安排工序,避免干扰,各部门洞内外值班,确保后勤保障,并安排人员跟踪,确保责任落实,在既定的工期来临之前完成施工任务。”南平隧道2号斜井技术主管高翔说。

 

众生相


  “把最合适的人放在最合适的位置,发挥每个人的最大潜能,这是建立一支团结,有战斗力队伍的根本。”项目党工委书记赵旺说,“项目老中青相结合,互帮互持,看重责任,敢于担当,不断克服着困难。”
  技术员他们平均年龄还不到26岁,“南平隧道独特的施工环境,给予了这些年轻人丰富的经历,在破解各道施工难题的过程中,逐渐成长。”颜杜民介绍到。“我们从项目人员中不断选拔优秀人才,即是鼓励,也是动力。”
跟工序、守现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始终在坚守,蜕变。高翔,李业勋,景岗山,巩川,杨旭,雷兴明,张礼,舒洁……或许随着隧道的贯通,他们的名字或身影便不会出现在这条线路上,然而,他们或三年,或两年,或一年,作为从高校毕业后的第一个参建项目,三南项目必然在他们的生活中留下深刻的印记。
  “它就如一件雕塑品,大家齐心协力,不舍昼夜,每一笔都凝聚我们的泪与汗,每一笔都精心雕刻,当它一步步完成时,便有一种工程人的自豪感。”三年来,高翔收获颇丰,南平隧道也在他见证下,逐渐完成,而他,在踏入隧道内昏暗的光线时,已经不再孤单。
  “炎炎夏日,他不能躲,寒冬凛冽,他不能退,他有一颗执着负责的心,作为一名工程人的爱人,我觉得我很幸福。”三年里,高翔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妻子如是在日记里写道,“我会做我最大的努力,去陪伴我的丈夫,让他安心在前线工作,让他的人生,不会因为工作而遗憾,带给他最大的幸福。”
  深夜里,城市已经归于沉寂,杨旭或许还在24小时施工不停歇施工现场;一天施工下来,雷兴明或许仅仅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但他也早早习惯了这一切;技术,测量,张礼已经成为一个多面手……
  当凌晨两点大雨倾盆,林声凭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狂暴的大雨使得供电线路中断,南平隧道2号和3号斜井正在二衬施工。去往2号斜井的路上,遇水夹杂着石头在路面翻滚,行驶的汽车不断颠簸。趁着暴雨稍小,仅用时一个多小时便完成了电路抢修。但那一夜的场景,却让林声凭心有余悸。
  第二天的南平隧道内需要进行水沟电缆槽施工,斜井与正线的交汇处需要当天完成抽水,积水面积宽,却并不是深,抽水有一定难。早上7点至凌晨12点,59岁的设备部长陈绍稳穿着水鞋一直盯在现场,14个小时的坚持让水鞋口在小腿上磨出一圈血印,但抽水任务却顺利完成了。
  从项目上场,赵相会已经连续三年春节没有回过家,“不是不想”,而是“施工任务紧张,阻工等一系列问题必须有人去解决”,往往是定了回家的车票,临时又有事,又必须在项目坚守,车票只能无奈的退掉。
  项目副经理刘孝华从南平隧道进口被借调到了2号斜井,负责现场指挥,紧张的工期,让刘孝华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女儿到项目探望父亲,刘孝华与住在南平隧道进口驻地的女儿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没能挤出来。
  三年,颜杜民的脚步几乎踏遍了三南铁路每一块土地,往往早会一结束,便奔赴工地现场,经常是深夜十一二点才能从工地回来。
  三年,尽管从南川到重庆仅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却有着不少三南人对重庆这座城市仅仅是一名匆匆过客。
  三年,从三江到南川,渝道难在三南人的共同努力下,难题一个个被攻破,线路从重山阻隔中变成了通途,不断延伸。
  三南铁路,作为重庆南部重要的外划线铁路,是渝黔与渝怀干线之间的重要联络线,对拉动沿线丰富的矿产资源开发、促进沿线区县经济快速发展的有着重要作用。
  辛苦汗水,一篇渝道难的故事即将结束;脚步不停,一个个新的故事又将开始。

 

上一页:刻印在苏北大地的坚实足迹

下一页:川藏线上传精神 二郎山下铸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