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一水激活万水流——黑龙江干流提防工程项目部施工纪实

来源: 作者:张亮术 时间:2016-11-18 08:55:42 人气:1841

      

 

        如何让龙江大地远离水害,物丰民安?
  2014年7月底,黑龙江省三江治理工程建设正式启动。作为国家加快建设的战略性、全局性重大水利工程,三江治理工程是迄今为止黑龙江省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
  在黑龙江省重点水利工程建设正创造着一项新的纪录的同时,公司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七标项目部,守土有责,大局为上,努力创誉,担当起将宏大的战略构想化身成大地上的奇迹的“先行军”。

从“命题”到“破题”


  2015年5月15日,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七标工程中标,工程由城区主堤、二公河左、右岸回水堤、石金河回水堤组成,全长28.525公里,总投资3.2亿元,为公司近年来承揽的投资额最大的水利项目。
   碧水蓝天,林木葱郁,舟楫扬波,黑河当地的美景一如画卷。如何给这幅画锦上添花,并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七标项目经理胡权周一直在思考。
  与此同时,各级领导对该项工程的重视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三江干流治理工程,并将其列为当前和今后几年全力推进的一号水利工程。同时,成立工程建设工作小组,由省委副书记亲任组长,实行各市、县、乡一把手负责制,启动工程施工“问责制”。
  对于集团公司来说,作为首批中国水利建设市场主体信用评价AAA级(最高等级)企业,尽管在万家寨引黄、南水北调、长江三峡、深圳东部供水、大亚湾引水、江口水电站、昆明净水厂等知名水利工程中大显身手,但这项工程,却是其进入堤防类水利市场的“破题”之战。
  然而,受黑河地区季节性气候影响,低温季节其寒冷的气候条件,将会直接影响在建工程的施工质量、安全和进度,导致年黄金施工期不足6个月。再加上建设单位要求项目部在2015年完成工程总量的90%,这就迫使其要在5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2.8亿元的产值。工期之紧,管理之难,任务之重实属罕见。
  在钟表的滴答声中,施工设计、坐标联测、勘察现场、熟悉设计文件、图纸会审和建家建线同步进行。项目部按照年度计划制订了“先城外后城内”的整体施工安排,即在2015年有效施工时间内,突出以防洪墙和土方作业为主,来年进行剩余板桩及新建防洪墙施工作业。
  谋定而动,蹄疾步稳。高峰时期90多台挖机,200多辆自卸车,来往穿梭于标段仅有的二公河取料场,便道与机械调配成为必须首先解决的难题。项目部在将既有便道增宽一倍的基础上,新修建了20多公里施工便道,同时配齐养护及维修人员,配足常用件,并搞好全线的机械调配,充分发挥机械效率。从2015年6月3日开始土方施工,在6个月的时间内,项目部完成230多万方土方填筑,最高月产值高达8000多万元。
  城区主堤起于黑河市黑河码头,沿途经繁华市区江边公园休闲区域。在8月份完成板桩施工平台填筑工作后,由于标段内水文塔附近停靠的游船的阻碍,加上原本设计的港口段U型预应力混凝土板桩也无法适应该河段地质,项目部在艰难进行7次试桩后,当年只完成300米板桩施工,400米的箱式防洪墙也未展开作业。
  建设单位、临近的施工单位、当地市民纷纷驻足观望,不信任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并在黑龙江凌汛来临前达到高潮。
  那段时间,住在楼下的项目部党工委书记陈光文说,他经常听到胡权周在楼上来回踱步的声音,而管理人员宿舍内的灯光也常常凌晨后才渐次熄灭。
  因为每年4月10日起至5月15日,是黑龙江的春季凌汛期。由于下段河道结冰或冰凌积成的冰坝阻塞河道,使河道不畅而引起河水上涨,有时冰凌聚集,形成冰塞或冰坝,大幅度地抬高水位,轻则漫滩,重则决堤成灾。
  江边标尺水位线每天都在上涨,最快24小时内增长了1米。在项目部的微信群里,每2个小时就会以小视频的形式直播水位上涨情况。
  危机逼近,应对的时间却越来越紧迫。
  自3月初开始的40多天内,项目部调配4台板桩机,2支作业队伍,迅速完成剩余1.3公里的板桩。随后,于4月25日前,完成箱式防洪墙的水下基础,一举打破了“中铁十二局集团在水利工程领域究竟能不能行的质疑”。


以高质量筑稳百年工程


  阳光下,界河黑龙江泛着深蓝色的波光,蜿蜒东流。
  2013年夏秋季节,嫩江、松花江、黑龙江三条大河发生特大洪水,其中黑龙江部分江段发生超百年一遇洪水。
  历史罕见的大洪水,不仅让黑龙江省水利工程损毁严重,更充分暴露出防洪体系缺乏系统治理,主要江河防洪体系建设滞后等问题。
  翌年夏,在三江治理工程建设动员大会和开工仪式上,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明确指出:“要抓住国家政策机遇,打造利民便民的交通堤、景观堤,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样板工程,切实提高防洪标准和能力。”
  现在,项目承建的干流堤防工程,即为该项工程的一部分。尤其黑河市城区堤防防洪设计标准为100年一遇,地方级别为I级,质量要求更是严苛。
  标段工程为长距离线型、多点面作业,受地质条件、汛期洪水、历史加固,以及作业人员素质、原材料质量、外围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和干扰,工序质量全面有效的控制成为重中之重。
  为此,项目部除严格依据水利工程施工规范,不断强化标准化建设外,还根据现场实际编制详细施工计划、分解工序、做好样板。特别是城区400米空箱式防洪墙,项目部经过与设计院沟通后,将混凝土标号由C25增加至C35,质量得到极大提升的同时,脱模时间也大大减少。
  “左手拿着准绳,右手拿着规矩,走到哪里就量到哪里”,确保工程一步创优、步步创优。“锚定‘大禹奖’是目标,但却不是目的。扎实打造精品工程,为市民交上一份满意答卷,才是一切工作的归宿。”胡权周说。
  事实胜于雄辩。在今年9月份国家水利部的检查中,黑河干流堤防工程七标项目部作为黑龙江境内2家省管项目代表之一接受考核,结果仅仅被扣除了1分。
  黑河市是中俄边境线上,唯一一个与俄联邦主体首府相对应的距离最近、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功能最全、开放最早的边境城市,对岸即为俄罗斯远东地区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其市区堤防工程不仅要“固若金汤”,还要达成城市美观的愿望,确保城区堤防工程与城市景观工程协调统一。
  在二公河回水堤左右岸、石金河回水堤上游段落,让人耳目一新的并不仅仅是这里加高加宽的堤防,还有迎水坡面铺陈整齐的钢丝笼网箱。项目部总工程师梁大器现场解释道,这是雷诺护垫护坡,钢丝笼外面镀有高尔凡,耐腐蚀性能强。后续还要在上面覆盖20厘米的腐殖土,然后撒上草籽进行绿化。运用这种护坡措施,既可抵御水力冲刷、掏刷等,在强化其工程效用的同时,更加注重结构使用寿命且无需维护,同时还能够保证天然水体与地下水的自然交换,促进周边微生态环境的恢复,具有完美的环境亲和性。
  无独有偶,标段原有防洪墙设计为钢筋混凝土挡墙,需要对既有设施进行拆除重建,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影响城市景观。为破解这一难题,在黑龙江省三江局的积极推动下,百年工程引入了德国“抗洪神器”,即移动式防洪墙,终而在全线23个标段中花落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七标。
  由于是新型材料,刚度、强度很好,抗压能力强,薄薄的一块板,1米能承受近4.5吨洪水的压强,对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起到重要作用,并且只需要在洪水来临前安装,平时不影响景观,安装、拆卸方便。”梁大器说。

冰点上涌动的热潮

 
  在陈光文的印象里,入秋之后,黑河的风几乎从不停歇。呼啸的风经常吹得项目部的铁门“哗啦啦”作响,窗户“呜呜”震动。
  不过,相较于不停止的风,严寒才是黑河地区气候的主要特征。由于临近冷空气发源地——西伯利亚大草原,境内又有小兴安岭山脉纵贯南北,使得黑河年平均气温仅为零下1度左右。
  在12月份零下近30度的低温环境中,清晨黑龙江畔空气中会凝结出无数的白色冰凌,形成一片白色的雾霭,让人感到冷的透彻,冷的纯粹。项目部安质部长王存福说,“特别是每天的凌晨左右,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即便是身穿军大衣、头戴棉帽、脚踩棉鞋,依然会冻得瑟瑟发抖。”
  “图安逸、讲享受,不适合这里。”胡权周说,“我们树立了一种信念,就是要在这极北酷寒之地树立两座丰碑,一座治水史上百年工程丰碑,一座攻坚克难、敢打必胜的精神丰碑。”在“两座丰碑”的鼓舞下,“质量意识、效益意识、责任意识、争先意识”深入人心,“吃苦精神、奉献精神、合作精神”蔚然成风。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故事。
  新入职的“90”后员工,在去年7月份前还只是白净的小伙子,现在已经成为黝黑的汉子;每天早上,不到7点钟,所有管理人员就已经抵达施工现场,在随后的10多个小时里,项目部里就上演“空城计”;为保证施工精度,现场质检员、技术员和测量员旁站控制削坡质量,要在严寒中每隔5米就要测一个点。
  苦难不值得追求,但吃苦却是成长的阶梯。
  平均年龄仅有30岁左右的全部36名管理人员,考取了21项水利工程证书。对于德国引进的移动式防洪墙技术,他们只用一周就完全掌握了施工的关键技术,严谨刻板的德国人向他们竖起大拇指。
  在这里,他们以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激励自己,勤勉不倦,克艰前行,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足迹:国家水利部、黑龙江水利厅、三江管理局等领导,对项目所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工程建设多次引来观摩,并为企业赢得含金量极高的黑江省水利建设先进集体荣誉。
  风雨多经人不老,关山初度路尤长。行走在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七标施工现场,放眼望去是默默奉献的建设者用心描绘着龙江人水和谐的美好未来,耳畔却隐约听的到水利建设擂响的阵阵战鼓。
  三江治理工程,这仅仅是国家一大批打基础、管长远、利发展、惠民生的重大水利工程加快建设的一个缩影。即便是当下深秋时节,建水库、筑大坝、固堤防、修渠道……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水利建设高潮随处可见。
  对于三公司、集团公司来说,一场黑龙江干流堤防工程的完美收官,势必会成为企业进入全国水利市场的“源头活水”。
   


   


   

上一页:试验田里产出金种子——公司贵阳轨道交通1号线施工纪实

下一页:蒙华项目禹门口隧道——黄河岸畔续写新龙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