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动态新闻

来自大临铁路杏子山隧道施工现场的报道

来源: 作者:李立国 时间:2018-01-13 15:30:46 人气:2807

志  坚  如  磐

——来自中铁十二局集团大临铁路杏子山隧道施工现场的报道

李立国



 

举世闻名的云南大理,是一座千年古城,其苍山洱海风花雪月是世界级的自然景观,崇圣寺的三塔更是雄伟靓丽。大理由于历史悠久,美景自然,是人们向往的旅游圣地。

从大理往南100公里就是南涧彝族自治县,也因其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独具特色,吸引了不少国内外人士的眼球,尤其是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更是把南涧的无量山旖旎的风光,怒放的山茶,在月色下的摇曳生姿,以及恶人、高手、江湖等各色人马云集的场面描绘的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由中铁十二局集团公司承担施工的大理至临沧的铁路难度之大,为近年来隧道施工专业队伍之罕见,而难中之难的几乎全集中在中铁十二局集团大临铁路项目部二工区负责的杏子山隧道,其施工难度也与当地的自然景观一样---“无与伦比”。到底难在何处?——

环境艰苦 施工艰难

中铁十二局集团公司大临铁路项目指挥长张变西介绍,他们施工的41.2公里的正线直穿7座高山,隧道正线累长39.396公里,桥隧比达99.6%,隧道的斜井、横洞、平导累长近7公里,是十分典型的云贵高原的“地下铁路”,又是全线安全风险最大、施工环境最艰苦、施工任务最复杂的标段。尤其是由中铁十二局集团大临铁路项目部二工区担任主攻的8867米长的杏子山隧道,因其围岩复杂,被国内著名隧道专家称为“世界级地质博物馆”。


专家在隧道了解情况


对于杏子山隧道的施工难度,我国知名隧道专家、曾创造并保持了人工钻爆法施工单口月掘进429米和556米的世界纪录,中铁十二局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和万春这样坦言:“我参加工作40多年,经管隧道超百座,经历这么多项目,像杏子山隧道这样难点多、面广、所有掌子面围岩都这么差、围岩程度这么复杂、安全风险等综合难度这么高的,还是第一次遇见。杏子山隧道确实是我们集团近年来最难的隧道”。

其一,地形难

一是施工便道长。南涧地处云贵高原的南部,山高坡陡,全标段施工便道就突破了300公里,施工便道是施工正线的7倍多。二工区便道长度70公里,单条便道长度32公里,且便道山高坡陡,滑坡体、泥石流、山洪时刻威胁着便道的安全,便道的施工、运输、管养难度都很大。

二是征迁协调难。项目进场后,虽说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在各个乡镇组建了强有力的征迁协调队伍,但是,由于当地是彝、苗、瑶、白、回、瓦族等多民族集聚地,且居住分散,民风强悍,涉及的沿路村民多、集中,征拆协调难度大、涉及面广。据不完全统计,二工区的施工地段,在进场半年的期间里,化解阻工时间半天以上的就达79次之多。超前消除阻工隐患、及时化解拆迁矛盾工作量极大。

三是材料运输难。从大理到南涧再到临沧,至今没有铁路,更没有高速公路,唯一的一条214国道只有两车道,且山高、坡陡、路窄、弯急、车多,经常性堵车。加之施工便道长、工点分散、山高路险,运输条件极差、安全风险极高,好多运输车辆司机不敢驾驶上便道。施工物资的运输和施工保障管理时刻都需要面对难以克服的困难。

四是施工场地狭窄。南涧地无“三尺平”,耕地面积只占县土面积的0.3%,施工驻地、隧道洞口、拌合站、钢构件加工厂、炸药库、施工便道等全部要“削山造地”。同时,受当地地貌影响,所“削”过的山在雨季极易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山洪爆发,旱季也极易发生森林火灾。

其二,地质难

一是不良地质多、段落长。大临铁路三标地质复杂,不良地质多,其中绝大部分均集中在二工区的管段。二工区负责的三座隧道中,设计Ⅳ、Ⅴ级围岩占比达93%,目前已施工的地段的围岩比实际更差,全部为Ⅴ级及特殊地质围岩段。炭质岩号称地质中的“癌细胞”,杏子山隧道全隧均以炭质页岩、炭质泥岩为主,富含水,隧道被7个大断层共同作用,围岩基本呈流塑状,且存在有毒有害气体、软弱大变形、涌泥突水等不良地质,开挖后围岩大部分呈流塑状,像煤渣、淤泥一样。还有他们施工的必雄隧道以“滇西红尘土”为主,围岩具有构造应力大、自稳性差、变形快、持续变形时间长等特点;另外他们担任施工的大保山隧道出口以泥岩和膨胀土为主,围岩具有构造应力大、自稳性差、变形快、遇水膨胀等特点。

二是裂隙水发育。杏子山隧道先后发生突水11次,最大涌水量达每天4万方,涌泥6次,涌泥量达2000立方;必雄隧道先后共发生突水4次,最大涌水量达每天1万方,涌泥2次,涌泥量达1200立方。

三是安全风险高。二工区负责的三座隧道5个掌子面,围岩全部为Ⅴ级及特殊地质围岩段,段落长、围岩自稳性极差,甚至不具有自稳性,裂隙水发育,构造应力大,围岩复杂。杏子山隧道为Ⅰ级风险隧道,隧道不良地质多、段落长。杏子山隧道进口最大变形达1.5米,由于挤压变形压力太大,初期支护用的双层I25b型工字钢架被直接扭断,安全风险如影相随。

其三,稳定难

一是外部稳定难。当地百姓的洗衣做饭、饲养牲畜家禽和栽秧抗旱,全靠山上的地表水。隧道掘进过程中,一遇突水,附近居民的用水也随之减少或断流。杏子山隧道进口因隧道掘进变形较重,隧道上方的裂口达10多公分,驻地居民有7个少数民族,因风俗各异,阻工“讨说法”“要补偿”等现象经常发生。负责协调的工区副经理陈维24小时不敢关手机,为了保证施工,几乎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吃尽了苦头。

二是内部稳定难。项目部驻地十分偏僻,全部在深山沟,交通尤为不便,若乘专车到县城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施工难度大、安全风险高,保持项目管理团队的稳定尤为重要。项目89名员工大部分为年轻人,有的大学毕业生刚新婚不久就与爱人两地分居。为此,职工队伍稳定相当难。

三是施工队伍稳定难。由于环境恶劣,围岩软弱,安全风险高,施工进度缓慢,作业条件艰难,架子队的员工稳定难度也很大。

四是各项经济指标压力大。安全、质量、进度、效益、成本等各项指标形成了无形的压力,加之资金缺口大,给项目的系统管理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面对巨大的难度和压力,如何率领大家激壮志,斩凶顽,其工区经理周建勇一直是——

指挥若定 临危不乱

周建勇虽说是一位“80后”,但在项目经理的岗位上已经拼搏了6年,上千米的隧道也管理过13座,在青海、陕西、广东、宁夏等多条铁路、高速公路的施工战场上展示过大将的风采。

      2015年岁末,组织本来已经下令周建勇到汉十高铁三工区担任项目经理,但随之大临铁路的上场,由于大临铁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组织又把周建勇这块“好钢”用在了“刀刃上”。

来到大临铁路工地后,周建勇面对无路、无水、无电、大部分工点无信号、个别地方无人烟的境地,对如何带好队伍,干好工程,抓好项目的全面建设进行了全方面的思考,并很快拿出了具体的策划方案。

进入主体施工后,尤其是和隧道的软弱围岩“正式交锋”后,有的技术干部“深感忧虑”,有的领导也“感到后怕”,施工队伍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顾虑重重”。面对此情此景,周建勇却是临危不乱,彰显出了“帅才”风度,沉稳应对。他提议召开了项目党工委(扩大)会,首先统一了党委一班人的思想,随后,分别召开了项目经理办公会、党员大会、技术干部座谈会、施工生产动员大会,并敞开心扉与每个架子队队长座谈,和技术干部谈心,提出了“立下愚公移山志,誓破千重万难关!”“背水一战,舍我其谁?!”“咬定大山不放松,坚决挑战‘不可能’!”等励志口号。周建勇面对困难的淡定和企业文化的传输,很快振奋了大家的精神,帮助人们克服了畏难情绪,激发了参战员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坚定了大家敢打必胜的信心,一场“弘扬铁兵精神,决战大临铁路”的战役也真正拉开了序幕。

为了战之能胜,周建勇带领他的团队实施了——

精心策划 规范管理

周建勇十分讲究组织原则,工区每一个大的方案,他都要及时向集团公司大临铁路指挥部等领导汇报,指挥长张变西对周建勇也“厚爱有加”,中铁十二局集团公司领导对大临铁路也一直高度关注。副总经理祁玺剑、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李天胜、原副总经理和万春等先后多次到施工现场,到隧道掌子面现场办公,中铁十二局集团公司科技部长、隧道专家李建军先后7次深入大临铁路工地帮助出主意、想办法。中铁十二局集团第三工程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志高带领公司技术、安质、成本、试验等部门领导,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五次到现场调研,出谋划策,鼓劲加油。组织和领导的关爱,极大地鼓舞了参战员工的士气。

周建勇一直笃信“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为了使自己的施工方案更科学、更合理,他们先后把西南交大等高校的教授、学者请到施工现场,成立科研课题小组,寻求理论支撑。针对杏子山隧道施工过程中多次出现的初支开裂、掉块、钢架扭曲及初支侵限导致的换拱现象,为加强建设工程项目施工安全技术管理,防止施工安全事故,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依据《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要求,本着专家治理的原则,他们多次将业内隧道设计大师、铁三院教授级高工史玉新,隧道地质专家、铁二院原地质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涂正林、中铁十二局科技部部长、教授级高工李建军以及西南交通大学教授等专家请到施工现场,踏勘隧道掌子面围岩状况,对设计图纸进行反复审核,提出建设性意见,并取得了阶段性效果。

周建勇尤为重视施工标准化管理。他始终如履薄冰,对各项管理和每道施工工序都慎之又慎,让事事有标准,事事有规程,事事有责任人,事事有奖罚标准。对每个大的技术方案,都组织技术干部反复论证研究施工措施,制定最佳施工方案和工艺流程。他们善于走出去学习他人的经验并借鉴以往成功的施工工艺,巧妙破解施工瓶颈。注重技术攻关,尤其对隧道开挖、围岩量测、超前地质预报、有毒有害气体监测、仰拱防水以及钢筋绑扎等施工程序按标准严密盯控,从源头控制质量。遵循“自检、互检、交接检”三检程序,严格控制几何尺寸的管理和施工的标准化程度。尤其是他们对隧道仰拱、小导管注浆、软弱围岩开挖等施工工艺,严格按标准施作,长短钢筋线、小边墙线、纵向盲管线、环向盲管线“五线上墙”尤为独特,仰拱施工的基底清碴大于天、背模立模大于天的“两重天”和“两超前”的仰拱施工工艺很有独到之处。施工现场各种标示标牌规范齐全,管理井井有条,注重文明施工,时刻展现出中铁十二集团的管理水平。他们的做法,不但得到了集团公司领导的高度评价,而且获得了昆明铁路局的褒奖,两个工地获得“星级”。20161120日,中国铁建总公司总工程师雷升祥等领导检查完杏子山隧道进口的整个施工现场后,评价:“这个工点的现场管理、施工组织、工艺工法,不管哪一级领导来检查,都会是放心的。”并高兴地说:“这个工地代表了我们中国铁建的施工水平!”

      如今,周建勇带领他的团队,在雄伟壮丽的无量山间,在美丽浩瀚的澜沧江畔,精神振奋,克艰攻难,继续书写着动人的“铁军姓铁,抓铁有痕”的“使命诗章”。